您好,歡迎光臨中陶家居網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從禪城走向世界 佛山建陶的風云四十年

出處:南方日報    發布日期:2019-05-24    作者:孫景鋒    責任編輯:佚名    瀏覽次數:974   

515日,一場特殊的座談會在佛山市政府召開,包括新明珠集團董事長葉德林、宏宇集團董事長梁桐燦、科達潔能董事長邊程等建陶行業領軍人士悉數出席,與佛山市委副書記區邦敏就行業發展情況進行了交流。這次座談會釋放出政府支持這一傳統優勢產業發展的重要信號。

當前,全國建陶行業正面臨新一輪洗牌。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1265家規模以上建陶產業有137家退出,行業整體利潤比2017年下降33.5%。在此背景下,作為行業標桿的佛山建陶能否順利突圍,對于整個行業發展具有風向標意義。

回顧佛山建陶過去幾十年的發展歷程會發現,這個迅速壯大的產業一直是個矛盾體:對外,佛山建陶作為一個整體所具有的行業號召力是其他產業所難以比擬的,企業只要貼上佛山的標簽就能獲得對應的產品溢價;對內,佛山建陶在發展過程中形成了更加細分的地域性,不同區域的企業相互合作又相互競爭,交織出一個建陶江湖,讓這個經歷曲折的產業更具故事性。

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回顧和梳理佛山建陶的發展脈絡,能夠對產業未來發展之路有更清晰的解讀。

2019佛山(潭洲)國際陶瓷與衛浴產品展覽會現場。

星星之火

引進首條自動化生產線拉開工業化序幕

1980年,44歲的南海人周棣華在佛山市政府工作12年后,回到了闊別多年的石灣鎮任職。這個調動成為了他人生的重要轉折。當時的石灣鎮很窮很落后,周棣華印象最深的是,當年石灣全鎮可支配財政只有11萬元,既要修馬路,又要改造水浸區,困難很大。

周棣華意識到,要改變這種落后局面,一定要把經濟搞上去。時值改革開放之初,作為“千年陶都”的石灣得風氣之先,早在兩年前,石灣的陶瓷工業公司屬下的兩家陶瓷廠,就根據香港商人提供的“意大利磚”樣品,試制成功了我國內地的第一批彩釉磚。當時用的是幾十噸級的手動磨擦壓力機,要用匣缽裝著磚坯放進窯里燒制,成本很高,利潤很低。盡管如此,這次試制成功讓周棣華看到了建陶工業發展的巨大機遇,并很快轉化為行動。

 1981年,周棣華率領由8名工人、技術人員、管理層組成的考察團,前赴意大利、西班牙展開為期一個月的考察。他們白天參觀,晚上在旅館憑記憶將工藝路線、草圖繪制記錄下來。這一個月的經歷讓周棣華深刻意識到國內陶瓷工業與國際先進同行的差距,他決心要縮小這種差距。但擺在面前的有兩個難題:一個是洋生產線的本地化問題,一個是資金問題。

為了解決第一個難題,1982年,周棣華和技術人員帶著兩噸石灣使用的陶瓷原料再次來到意大利,把本地原料放進意大利的生產線,結果生產出來的彩釉磚很成功。這讓他下定決心,與意大利的唯高公司簽約,引進中國內地首條彩釉磚自動生產線。

隨之而來的是第二個問題,引進這條生產線需要207萬美元,并且不包括煤氣廠設備。對于當時的石灣來說,要籌集這么多外匯幾乎不可能。經過反復協商,最終交易各方決定采取補償貿易的方式,由港商為生產線付錢,然后石灣用生產出來的產品還債。 

198410月,我國首條從國外引進的彩釉磚生產線在石灣利華裝飾磚廠一次點火試產成功。中國建陶工業與現代化、國際化的接軌在跌跌撞撞中拉開序幕。

石灣引入的這條生產線很快證明了自身的價值。以當時生產的300×300mm彩釉磚為例,成本價在2元左右,出廠價卻達到3元多,而且產品供不應求,帶動了磚廠效益的大幅提升。磚廠普通員工月薪達到兩三百元,而當時政府普通公務員每個月的收入是40-50元。

石灣整線引進我國首條全自動墻地磚生產線。

隨后五年,佛山市陶瓷工業公司管轄下的陶瓷廠從國外引進的各類自動化生產線陸續投產,迅速打開市場。在引進設備的同時,各家工廠紛紛對進口技術進行了消化、吸收、改造、國產化,石灣陶瓷產區由此開始騰飛,從原來的十大產區之末搖身一變,成為八大產區之首。

進入90年代初,隨著廣東佛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佛陶集團進入了鼎盛時期。最高峰時集團旗下擁有54家企業,員工21000多人,年銷值14億多元,實現稅利2.9億元,占了佛山全市市直工業的三分之一,年產墻地磚占全國總產量的25%

轉折發生在1995年,在此之前佛陶列入了全國21間境外上市企業名單之一。為了上市,公司組織了大量人力對復雜的產權結構進行梳理明晰,周棣華親自帶隊用20天跑了8個國家和地區,對佛陶股進行推介。萬事俱備之際,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就在20天時間里,香港恒生指數從1100多點跌到了600多點。這讓剛接觸資本市場的佛陶集團措手不及,公司最終選擇了放棄上市。

如今回過頭看,折戟資本市場可能是佛陶集團轉向的導火索。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后期,佛陶集團面臨著越來越多的挑戰——企業經營決策需要層層批復,缺乏效率;前期擴張和籌備上市進行了大量籌資,造成沉重的資金壓力,讓這家行業霸主發展開始力不從心。

若干年后,周棣華在接受采訪時無限感慨地認為,佛陶集團的衰落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它給佛山建陶留下的豐厚遺產,卻開啟了一個全新的黃金時代。

星火燎原

“奇跡年”里飛起佛山建陶

上世紀80年代,石灣利華磚廠從意大利引進第一條全自動化墻地磚生產線,不僅開啟了國內建陶產業的現代化進程,也間接改變了南海西樵人蕭華的命運。在中國陶瓷界,蕭華最初為行業所熟知,是開創了國產陶瓷窯爐自動化生產的先河。但當時的蕭華還只是村里五金廠的一名電焊工人。因為合作關系,蕭華最早接觸到這條著名的自動化輥道窯生產線,并在施工、安裝、維修的過程中,逐步熟悉了窯爐的內部結構。

看到國外自動化生產線效率如此之高,周邊許多陶瓷廠也想引進,卻因為國外設備價格昂貴以及自身外匯限制而無法實現。蕭華從中看到了國產自動化窯爐的機會。因為掌握了進口窯爐的技術參數,蕭華和五金廠的其他同事很快設計出了國產自動化輥道窯生產線。雖然與進口窯爐仍存在差距,但費用不到進口窯爐的三分之一,因此備受市場青睞。

到了90年代初,受市場需求的拉動,佛山的建陶行業迎來了一輪發展浪潮。蕭華所在五金廠興建的窯爐在市場上已經小有名氣,當時西樵陶瓷廠的窯爐基本上由他們興建。五金廠同時根據市場需求,在窯爐基礎上做整線工程,幫助很多企業建設陶瓷生產線,也因此積累了熟練的陶瓷生產線建設工藝。

幾乎在同一時間,南莊鎮政府決定籌建陶瓷廠、此前沒有陶瓷從業經驗的原南莊水利所所長葉德林被任命為總經理。他帶著幾個人24小時在工地奮戰,先是平地基填魚塘,后來又外出學習經驗,邊學邊干,建起了三條陶瓷生產線,成立了明珠裝飾磚有限公司。

和這些處于萌芽狀態的本土力量相比,一大批陶瓷技術骨干從國企跳出來自立門戶,是那個時代更具標志性的事件。上世紀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為了支撐公司的快速發展,佛陶集團從全國各地引進了許多人才。當時引進一個技術人才需要同時解決住房問題,費用大約15萬元,這對于全國的優秀人才具有巨大吸引力。一直到周棣華退休,佛陶公司的工程技術人員達到2200多人,其中高工有20多人,包括了日后創辦歐神諾的鮑杰軍、科達機電的邊程、唯美集團的黃建平、簡一陶瓷的李志林、宏宇集團的梁桐燦等,成為佛山陶瓷行業發展的又一支主要力量。

隨著佛陶集團的退場,歷史的鎂光燈打在了由原佛山市石灣美術陶瓷工藝廠轉制而來的鷹牌陶瓷身上。在總經理龐潤流的帶領下,鷹牌開發出當時中國國內罕有、在國際上也屬于前沿水平的大規格瓷磚和用于圓柱及弧面墻壁裝飾的瓷磚,成為國內唯一大規模制造一平方米大磚片的生產商。短短幾年就有鶴立雞群之勢。

199510月,《龐潤流不承認自己大膽》的文章在媒體刊發,讓這位以改革著稱的企業家名聲大噪。1998年鷹牌迎來了企業發展的里程碑,銷售額超過11億元,利潤超過2億元,成為中國首家參加意大利博洛尼亞國際陶瓷展的企業;1999年,鷹牌陶瓷在新加坡聯交所正式掛牌上市,完成了佛陶未竟的事業,成為首家海外上市的中國建陶企業。

鷹牌連續15年成為唯一參加意大利博羅尼亞展的中國陶企。

歷史學家在回顧人類科學史時發現,在漫長的歲月里,人類的重大科學發現并非均衡分布,而是集中在少數幾個年份,影響了整個人類科學的走向,這些年份被稱為“奇跡年”。

對于佛山建陶產業來說,1998年無疑是一個奇跡年,在這一年里,位于西樵的樵東高級墻地磚廠率先實行改制,蕭華受邀擔任公司董事長,后來這家企業有了一個更為響亮的名字:蒙娜麗莎;南莊集體陶瓷企業集中轉制,新中源、新明珠、金舵等一批民營陶瓷企業從后臺走上了歷史舞臺的中央;在梅州人何新明的管理下,改制剛好兩年的東鵬依靠領先的品牌戰略和自主研發的金花米花產品熱銷大江南北,成為與鷹牌鼎足而立的石灣陶企。

2007,工作人員正對一件陶瓷新產品進行測量和設計。如今,陶瓷企業越來越注重產品的研發,將整個陶瓷產業優化提升。

至此,佛山陶瓷行業的主要參與者悉數登場,等待它們的將是一場影響中國建陶產業的深刻變革。

產業競合

一城雙展助力最大建陶商貿集散地升級

1998年,對于佛山建陶產業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除產業自身的演變外,更大的影響來自產業外部。當年7月,國務院頒發了《關于進一步深化城鎮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設的通知》,正式開啟了以取消福利分房,實現居民住宅貨幣化、私有化為核心的住房制度改革,宣告了延續近半個世紀的福利分房制度結束,市場逐漸成為住房建設的主導力量。 

建陶行業成為這一制度改革的直接受益者。在逐漸發展的房地產市場帶動下,建陶行業迎來了新一輪擴產熱潮。這一次,推動佛山建陶產業發展的主要力量從東平河東邊的石灣,轉移到了東平河西岸的南莊。

南莊建陶產業的崛起可以追溯到1992年。隨著石南大橋的通車,一河之隔的南莊成為石灣陶瓷產能轉移的理想目的地。相對于當時只有2.54平方公里的石灣鎮,南莊豐富的土地資源為建陶產業提供廣闊發展空間,而緊鄰石灣的地理優勢讓南莊陶企可以更方便地吸收利用石灣的技術、信息和人才資源,建陶產業一日千里。

歐神諾董事長鮑杰軍在《中國智式———建陶產業強盛之道》一書中,對石灣這種產業輻射能力就有所描述:早在20世紀90年代初期,佛陶集團就出現了一批星期天工程師,他們利用業余時間到周邊的建陶企業炒更做技術服務,把佛陶集團先進的生產工藝和技術不斷傳播推廣。后來,大量的生產、技術、管理骨干和研發人員相繼離開佛陶集團來到周邊企業,為這些企業帶去了大型國有企業獨有的技術和管理經驗。

南莊鎮陶瓷產業促進會常務副會長冼永恒歷任南莊鎮外經辦主任、轉制辦主任、副鎮長等職,主持了南莊鎮陶企的轉制工作。他認為如果沒有佛陶集團就沒有佛山建陶的今天,正是得益于“星期天工程師”,南莊的陶瓷工業才能迅速打開局面。

在這個過程中,一批技術和管理見長的企業通過兼并迅速發展壯大。1998年,受金融風暴的沖擊,南莊很多陶瓷企業由于經營不善面臨倒閉,剛完成轉制不久的新明珠敏銳地察覺到機會,通過兼并這些面臨倒閉的休克魚,把新明珠的管理、技術和發展模式移植過去,讓企業產品品質得到迅速提升。隨后幾年,新明珠以每年收購一家工廠的速度迅速擴張,成為南莊建陶的標桿。

南莊力量的壯大,讓佛山建陶產業的格局發生了根本改變,東平河兩岸相互競爭行業話語權,成為佛山建陶江湖的重要特征,這在“展會之爭”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隨著佛山建陶產業在全國行業地位的鞏固,在本土打造全國性展會的呼聲越來越高。在此之前,在意大利博洛尼亞舉行的國際陶瓷衛浴展覽會是全球建陶行業的重要風向標,但在很長一段時間,中國陶瓷企業作為參展企業被拒之門外,并遭遇種種不公平待遇,對此,東鵬瓷磚董事長何新明記憶猶新,“當時一看到我們中國人來他都趕我們走,怕我們抄襲模仿他的產品,看到我們來把新產品放在桌子下面。”

20世紀初,佛山決定在本土舉辦高規格的全國性陶瓷展會,這引發了對于展會舉辦地點的持續爭論。無論是老牌的石灣陶企還是新生的南莊建陶行業,都希望把展會放到家門口舉辦。2002年,位于石灣的中國陶瓷城和位于南莊的華夏陶瓷博覽城相繼落成和開業,兩大載體在功能和定位上存在重疊,展會之日漸激烈。

2002年,位于石灣的中國陶瓷城開業。

最終佛山陶博會同時在石灣和南莊進行,形成多個展館同時舉行的局面。雖然存在分歧,但首屆陶博會的成功舉辦仍然吸引了國內外諸多客商參展,促成了巨額成交,取得空前成功。在展會和幾大營銷中心的帶動下,佛山建陶逐漸從全國最重要的生產基地向最具知名度和影響力的展貿集散地轉變,迎來了發展的又一個高潮。2005年,我國建陶出口量達到4.21億平方米,以微弱優勢首次超過意大利躍居世界第一,佛山建陶是其中的主要力量之一。

南莊的華夏陶瓷博覽城和石灣的中國陶瓷城舉辦首屆陶博會。資料圖片

歷史總在曲折中前行。就在佛山陶企沉浸在行業發展紅利的甜蜜時,一朵烏云悄然籠罩在佛山建陶產業上空。

壯士斷腕

標桿企業牽頭打贏一場環境保衛戰

東平河蜿蜒而過,在南風古灶對開水域有一個近90度的拐彎,自北向南的河道把城市景觀天然分隔開來。如果把時間倒回本世紀初,會發現東西兩岸呈現截然不同的景觀,相比起東岸快速推進的城市化進程,河道西邊豎立著11根高達50米的磚砌煙囪,滾滾濃煙不間斷地噴涌而出。這里是上元村,一條被建陶產業改變的村落。

上元村是南莊最早從事陶瓷生產的村組之一,早在上世紀70年代,上元村就嘗試做農村煙囪專用的琉璃瓦,及至1982年正式建廠,開始生產馬賽克。由于建廠時間要比南莊其他地方早,采用的生產工藝較為落后,上元村建起的那11根大煙囪便成為了南莊獨一無二的標志。到了90年代,上元牌成為了廣東省第一批著名商標,并成為國家免檢產品,產值最高的時候達到7億元,在南莊陶瓷界遠近聞名。

在南莊,像上元這樣的陶瓷村并不在少數。冼永恒至今還清晰記得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南莊如火如荼建陶工業發展浪潮。那時候鎮政府提出每條村都要上一個陶瓷廠,18條村全部都建了廠,另外鎮里的7家公司,每家也都有廠。建陶工業成為南莊各村居的主要經濟支柱,高峰時,陶瓷產業帶來的稅收占比達70%,但同時也帶來了沉重的環境壓力。

以上元村為例,最高峰時村里1700多個勞動力有1400個在陶瓷廠里工作,加上外地員工,總員工數超過了5000人,但由于陶瓷廠和村里的居民區很近,只要廠里一開工,滿天的粉塵順著北風擴散到整條村子,村民在戶外待上一段時間就變得灰頭土臉。有村民回憶,那時候兩天不擦桌子,就能夠在上面寫字,靠近工廠的房屋一年不敢開一次窗。

轉折發生在2007年下半年,佛山出臺《關于加快陶瓷產業優化提升的決定》,要求把建筑陶瓷制品的生產環節外遷,全市366家規模陶企中的250家要遷出去,幾乎在一夜之間,一股不安情緒在佛山的建陶產業迅速蔓延,作為陶瓷重鎮的南莊首當其沖。

“那時候壓力很大,大家都覺得很痛苦,村里反對聲音很大,一停下來分紅就沒了;企業也表示,一條生產線投入幾千萬元,一下子投入就泡湯了。”時任南莊鎮人大副主席的冼永恒長期與陶瓷行業打交道,為了順利推進產業轉移,他不斷在政府與企業中間進行斡旋,向上積極爭取政策幫助企業重新發展,向下做好各種思想工作。

為了減少阻力,南莊鎮決定率先做通一批典型標桿的思想工作,把羅南村和新明珠集團作為突破口。其中,羅南村是建陶產業規模最大的村居,同時也是全國先進黨支部;而新明珠經過近十年發展,已經成為南莊乃至佛山規模最大的建陶企業之一。羅南和新明珠負責人意識到生產環節外遷是大勢所趨,并率先采取了行動。在標桿的示范帶動下,南莊的產業轉移得到快速推進。

如今回過頭來看,冼永恒認為這次的環保風暴對于南莊建陶產業的發展是一個里程碑,推動了建陶產業規范發展,包括新明珠等一批建陶企業走上了綠色發展之路;同時大批南莊企業到全國各地設廠,在土地價格的低位買了大片工業用地,為后續的發展提供了充足土地儲備。數據顯示,過去十多年,南莊籍企業家在全國十多個省市的各大陶瓷產區投資600多億元,購地面積近六萬畝,工業總產值超2000億元。事實上再造了一個南莊建陶產業。

抱團出海

借力“一帶一路”實現資本和品牌輸出

回顧佛山建陶產業的發展歷史可以發現,每個發展階段都有一批代表性企業涌現,成為產業發展的引領者。邁入21世紀第二個十年,隨著國內市場的飽和和產能過剩,開拓海外市場成為佛山建陶企業的新征程,在這個過程中,佛山建陶企業實現從產品輸出到技術合作再到資本輸出的躍升。

早在2015年,廣東金意陶陶瓷有限公司與意大利一家知名陶瓷企業達成合作協議,該公司成為金意陶在意大利的生產基地,為金意陶代工經典仿古的古風系列MUSE產品,金意陶也由此開創了中國陶瓷品牌在意大利制造的先河。

以此為基礎,金意陶正計劃未來一年內實施新一輪跨國并購,至少設立4家海外分公司,投資建廠,生產具有當地文化元素、滿足當地居民需要的陶瓷產品 。

近三年來,新中源集團董事長霍熾昌帶領團隊一直在調研海外市場。“三年時間內,基本走遍了全球適合做陶瓷的地方。”霍熾昌說,目前公司已經決定在烏茲別克斯坦和菲律賓兩國投資建廠。

經過多年的海外拓展,以往幫他人代工、貼牌生產的佛山建陶行業,如今已逆襲成為自主品牌的全球輸出者。與此同時,不少佛山建陶企業積極整合海外資源提高創新能力。

總部位于佛山的博達集團經過多年努力,目前已成為中國建材出口非洲市場最大的貿易商之一,年銷售額逾2億美元,年增長率超過20%。而該集團自有品牌GOODONE在坦桑尼亞建材市場占有率排名第一。

去年3月,科達(肯尼亞)陶瓷有限公司二期項目正式投產運營。該項目投產后,科達(肯尼亞)陶瓷總產能提升至6萬平方米/天,成為東非最大的陶瓷廠,旗下品牌“Twyford”瓷磚每天都被源源不斷地送到肯尼亞的千家萬戶。

除了企業單打獨斗,佛山建陶還積極搭建產業平臺,實現抱團出海。20163月,佛山14家陶瓷衛浴企業抱團發起成立眾陶聯產業平臺,以產業+互聯網+金融資本為核心路徑整合產業資源,目標打造成中國最大的陶瓷產業鏈服務平臺。隨著平臺的不斷發展壯大,眾陶聯將視野從國內轉向國際,瞄準海外市場,讓企業抱團走出去。目前眾陶聯已經搭建了一帶一路購銷平臺。早在20177月,眾陶聯就與中國國儲能源化工集團有限公司建立戰略合作,參與國儲中心支建、援建項目分工。

佛山建陶的新故事從禪城走向了世界。

 
上一篇:先后入股居然、紅星,阿里收編賣場半壁江山
下一篇:從2019佛山陶瓷裝備材料展看行業發展趨勢
分享按鈕
白小姐灵码救世报